文化生活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员工天地 > 文化生活
回家过年

作者: 发布于:2019/2/18 9:52:19 点击量:

家是生命开始的地方,也是一生都会牵挂的地方。小时候,家是有好吃的、好穿的、好玩的地方,是在外面受了委屈就想回到的避风港。长大了,离开了家,有了自己的“小家”,可打心底还是觉得有父母的地方才是家。一个人在外打拼,习惯了坚强,习惯了忍耐,习惯了报忧不报喜,但每次听到家人的关心就会泣不成声,好像所有的委屈都有了发泄的出口......

这次回家是年三十、除夕,又称大年夜、早在几日前父母就盼着我们回来,往年回家路上需要三个小时左右才能到家,如今随着现代新农村建设的推动,农村的出行条件有了明显的变化。宽敞的路上车水马龙、两边树上挂着红红的灯笼、各大商场门口都摆着琳琅满目的商品、行人们更是拎着大包小包,各个行色匆匆。大家为的都是同一件喜事,那就是回家过年。

十年前回家的道路崎岖不平,坑坑洼洼,若是遇到下雨天,到处都是岁月沉积下来的泥坎浅坑,简直寸步难行,自行车,摩托车,一不小心就会陷在深坑里,车辆缓慢挪动狭窄的道路上,生怕剐蹭到路上的行人。十年后的今天,一条条宽阔敞亮的柏油路修到每家每户的门口,平整的路面平稳顺畅,再也不用担心雨雪天出行的问题。

等车子快到村口的时候,远远的传来霹雳吧啦的鞭炮声,我急切的摇下车窗,一片喜庆祥和温馨画面映入眼帘:忙着贴春联、挂灯笼的老乡,肆意玩耍的孩童,缕缕升起的青烟……到处都洋溢着浓浓的年味。我不禁想起儿时过年的场景,盼望着穿新衣服,可以有肉吃,少有的几元压岁钱也是非常珍贵。那时候一进入腊月,家里就开始“扫舍”,里里外外大扫除,洗尽一年的灰尘,洗净一年的艰辛。忙忙碌碌中就到了“小年”,母亲开始发面、烙坨坨馍、祭灶爷、蒸年馍、剪着红彤彤的窗花、贴窗花,一家人欢心的准备着、盼望着。

“兰娃,回来了”父亲扯着洪亮的嗓门站在门口大声叫喊着。尽管我现在已经为人妻,为人母了,可父亲还是像小时候一样那样叫我。父母帮我们又是卸东西、又是嘘寒问暖。“现在生活都好了,还给家里带这么多东西,”。街坊们亲切的问候,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,看得出生活是很美好的。年三十晚村子里家家户户围在暖洋洋的炉火旁,一年吃着热乎乎的团年饭,一边开心的看着春晚,其乐融融的。那一刻我才知道醉人的不是杯中酒,是浓浓的年味,是家的味道。暖人的不是春风,而是家的轻松自在。

现在的物质生活变得丰富了多样了,人们的日子变得幸福了,或许美好的生活就是这小小的相聚。小的时候总嫌父母太烦不愿回家,等长大了自己为人父母才慢慢理解了爸妈的良苦用心。“新年的钟声就要敲响,倒计时开始5432”我的思绪被春晚倒计时的声音拉了回来。窗外五彩缤纷的烟花装扮了整个夜空,许愿的灯点缀着浩瀚的苍穹,爆竹声响此起彼伏,美不胜收,照亮猪年前行的路,也照亮了离家不远的金粟山。

金粟山是渭北的一座名山,而我家就在这山脚下。初一,天气还算好,许多游客慕名来到金粟山,而金粟山何以得名,因为山下属于旱原,十年前初次来到这里我问过爱人这里的麦子为什么这么低?以前的农作物除了麦子,就是谷子、糜子为主,其收成全赖上天赐予,然民风醇厚,精耕细作,所产谷物产量虽少之又少,却橙黄精亮,于是又地方官以之作为贡品,赞美其地“以粟如金”甚是难得珍贵,于是将此出产金粟之地,便命名为金粟山了。而现在水龙头就安在每家每户的田间地头,一天24小时都有水满足供应庄家。金粟山还有一个奇观,那就是“金粟观华”每当雨后天晴或者晨昏之际,天高云淡的时候,站在金粟山上,俯瞰平原,犹如浩瀚的海洋,碧波荡漾的庄家一望无垠。俗语云: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独特的山水牵绊着我思乡之情,寄托着浓浓的家乡情。

春回大地春光好,又是一年新春到。春天紧跟着新年的脚步悄悄地走来,我们将在春风里播种明天,在秋天里收获希望、期盼,紧随着新年的祝福默默地涌起。回家过春节也不是第一次了,而这次却给我印象最深,看到的,听到的,让我无不感叹我们新农村巨大的变化。远方的游子们,闲了常回家看看,累了常回家歇歇,别待岁月蹉跎时,“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”。(通讯员:化产二车间   许倩兰 责编:张静云)


陕西陕焦化工有限公司 | http://www.sxcoking.com | 陕ICP备:11002845号-1
电话:0913-8677234 | 传真:0913-8677338 | 投稿信箱:sjdgb305@163.com 地址:陕西·富平 | 邮政编码:711712 | 技术支持:西安千网
博评网